李師品銀

李師品銀,1936 年 4 月 10 日生於江蘇。父母早逝,家貧如洗。飼牛殖地以自養。解放後始入學習文,乃勤奮好學,專志向上,而習得電機工程之專業職能。 60 – 63 任北京航天部技術員, 63 – 86 於上海航空電氣廠任電機工程師。 86 – 93 任上海司法局工程師兼任針灸推拿醫師。93 年後退休赴美。 60年起始於解放軍總醫院學習氣功,並於二六一醫院學習楊式太極拳。 74年起從濮冰如師學習楊式太極拳,武當太極劍及對劍。 75年從潘錦生老師學陳式太極拳,又從吳英華,馬岳梁老師學習吳式 太極拳及快拳,從陳新坤老師學孫式太極拳,從金仁霖老師習葉式太極 拳。並得到郝少如,顧留馨,傅鍾文等老師指導推手,得蔣錫榮老師指 導對劍。同時從我國著名武術家,傷科專家王子平的大徒弟莊元明學習 推拿, 並得到了王子平女婿,上海中醫大學骨傷科前主任吳誠德教授 的悉心指導。 75 年起業餘教授太極拳,為上海徐匯區武術學會員,資深教練。82 – 86在上海交大教授太極拳。93 年來美曾先後於博根,北新,慈濟等中文學校傳授太極拳。 97 – 99於康州橋港社區大學武術系教授傳統楊式太極拳。李品銀老師對各式太極拳都有深入研究,並能融會贯通,對太極拳的拳理和實踐能夠知行合一。對太極拳的教授和推廣,無論中外男女老少,無不盡心盡力,有教無類。

李師文章發表於”精武”雜誌:

  • 第241期-太極拳是科學的長壽運動
  • 第242期-鍛煉太極拳的程序和方法
  • 第244期-懷念尊敬的濮冰如老師

濮冰如

濮冰如 (1908 – 1998)  濮冰如師出身名門望族,她的父親是前清光緒甲辰(1904)年的進士濮秋丞。  

雖然出自書香門第,濮師從小卻偏愛武術,幼齡之時就拜在葉師大密門下修習太極拳。 1928年楊氏名家少侯和澄甫先生先後來到南京,濮師又尊葉師之命,轉拜于澄甫宗師門下習練楊氏大架太極拳,因此而成爲澄甫宗師的第一個入室女弟子。濮師勤奮好學,深得各前輩之喜愛。 她的拳架不僅盡得澄甫公之真傳,且兼得楊少侯  葉大密 陳微明及張欽霖諸公之點撥指導。並以葉門一大三小(注) 聞名當時。後又隨葉師習練武當劍於 “劍仙”李景林。劍法淳熟,常爲葉師表演武當對劍 之搭擋對手。 

濮師的拳架自然而然的有股渾厚的氣勢,這就必須歸功於她每日的勤練不綴。據濮師自雲”我一日練得最多的時候,要練九套太極拳。練得滿地都是汗,抹也抹不乾”。除了勤學苦練,濮師尤能虛心就教,不恥下問。 只要有所學得,不論年齡輩分,必以師事。因之她的拳架渾厚圓活,自然天成。濮師曾1928 ,1936 ,1957,1959,1979年多次參加全國性之武術競賽輪魁。故其拳架以深具澄甫宗師神韻著稱,而成爲澄甫公後之經典。 

濮師任教終生,而對太極拳之承先啓後亦引以爲己任。濮師在上海義務授拳,奬掖後進不遺餘力,數十年如一日 從學弟子數以千計,受益之人代代相傳,不可勝數。 

注: 一大 爲濮冰如,三小爲蔣錫榮,金仁霖與曹樹偉。

《資料》:濮文波字秋丞,清光緒三十年甲辰(1904年)進士,故其書畫押腳每用“甲辰進士”朱文印。

葉大密

葉大密(1888-1973),又名百龄, 浙江文成人。出生于温州武術醫學世家。葉師聰明好學, 舉凡推拿, 導引, 拳術, 氣功無所不學, 習無不精, 而獨衷太極拳.

一九一七年於杭州拜田兆麟為師 習楊氏太極拳。為田師之開門弟子之一, 田兆麟師從楊健侯和少侯, 所傳為楊氏中架。次年葉師遇孫氏太極拳傳人孫存周, 二人志趣相投乃結為金蘭. 交游甚密,常常切磋武藝,各取所長。 葉師因此得悉孫式內功法, 並多得孫祿堂大師之口傳身授。  1926年葉師於上海創辦武當太極拳社, 教授楊氏太極拳。次年, 逢武當三侠之一“劍仙”李景林來滬,葉師乃約同致柔拳社之陳微明、陳志進諸友前往學習武當劍術, 以資提倡。1928年楊氏名師少侯和澄甫先生先後來到南京, 葉師當即移駕南京從澄甫先生習練楊氏大架太極拳套路和功法。 葉師虛心博學, 因而技藝大進。葉師晚年曾對弟子金仁霖講述自己葉派武學的三大來源:楊式的太極拳、孫存周代授的孫家内功、李景林傳授的武當劍。金仁霖介紹说:“百龄先生的拳,是孫家拳的内功、楊氏太極拳的技術和由李景林武當劍悟出來的用法,融會貫通,自成一格。”金仁霖又说:“葉大密老師認為孫家拳的内功勁是各派拳術中最銳利的,渗透力極强,當你還没有什麽感覺時,你裏面已經受傷了。楊氏太極拳的用法非常豐富,無論是化是發都很巧妙,尤其在推手方面有很系統的訓練方法。李景林先生的武當劍是非常實用的劍法,對拳術的運用也很有啓發。”

葉師不僅專志於傳統武術太極拳武當劍之傳承和發揚, 他的傳授國粹,啓發後進更是功不可歿。1926年,葉師在滬上開設“武當太極拳社”, 這是中國體育史上第一個以太極拳為名的國術團體。鄭曼青、黄景華、濮冰如、張叔和、金仁霖等均從其學。至杨澄甫来滬授拳,葉師更介紹鄭曼青、黄景華、濮冰如等拜於楊澄甫門下學拳。葉師教授太極拳開放開明, 決無一般拳師”秘技自珍”的陋習, 以至門下弟子多拳藝出衆, 而習練者皆有所成。其弟子亦能稟承師志, 將葉師拳術,拳社繼續發揚光大。現門人主要分布在上海、温州、蘇州、嘉興、黄山、廣州、港澳及美國等地。

太極拳之練習談

太極拳之練習談
楊澄甫口述 張鴻逵筆錄
中國之拳術,隨派別繁多,要知皆寓有哲理之技術,歷來古人窮畢生之精力, 而不能盡其玄妙者,比比皆是,學者若費一日之功力,即得有一日之成效,日 積月累,水到渠成。

太極拳,乃柔中寓剛、棉裏藏針之藝術,於技術上、生理上、力學上,有相當 之哲理存焉。故研究此道者,需經過一定之程式與相當之時日,雖然良師之指 導、好友之切磋,故不可少,而最緊要者,是在逐日自身之鍛煉。否則談論終 日,思慕經年,一朝交手,空洞無物,依然是門外漢者,未有逐日功夫。古人 所爲,終思無益,不如學也。若能晨昏無間,寒暑不易,一經動念,即舉摹練, 無論老友男女,及其成功則一也。

近來研究太極拳者,由北而南,同志日增,不禁爲武術前途喜。然同志中,專 心苦練,誠心向學,將來不可限量者,故不乏人,但普通不免入於兩途,以則 天才既具,年力又強,舉一反三,穎悟出群,惜乎稍有小成,便是滿足,邃邇 中輟,未能大受;其次急求速效,忽略而成,未經一載,拳、劍、刀、槍皆已 學全,雖能依樣葫蘆,而實際未得此中三昧,一經考究其方向動作,上下內外, 皆未合度,如欲改正,則式式皆須修改,且朝經改正,而夕已忘卻。故常聞人 曰:“習拳容易該拳難。”此語之來,皆由速成而至此。如此輩者,以誤傳誤, 必致自誤誤人,最爲技術前途憂者也。

太極拳開始,先練拳架。所謂拳架者,即照拳譜上各式名稱,一式一式由師指 教,學者悉心靜氣,默記揣摩,而照行之,謂之練架子。此時學者應注意內外 上下:屬於內者,即所謂用意不用力,下則氣沈丹田,上則虛靈頂勁;屬於外 者,周身輕靈,節節貫穿,由腳而腿而腰,沈肩曲肘等是也。初學之時,先此 數句,朝夕揣摩,而體會之,一式一手,總須仔細推求,舉動練習,務求正確 。習練既純,再求二式,於是逐漸而至於習完,如是則毋事改正,日久亦不致 更變要領也。

習練運行時,周身骨節,均須鬆開自然。其一,口腹不可閉氣;其二,四肢腰 腿,不可氣強勁。此二句,學內家拳者,類能道之,但一舉動,一轉身,或踢 腿擺腰,其氣喘矣,起身搖矣,其病皆由閉氣與起強勁也。

摩練時頭部不可偏側與俯仰,所謂要“頭頂懸”,若有物頂於頭上之意, 切忌硬直,所謂懸字意義也。目光雖然向前平視,有時當隨身法而轉移, 其視線雖屬空虛,亦未變化中一緊要之動作,而補身法手法之不足也。其 口似開非開,似閉非閉,口呼鼻吸,任其自然。如舌下生津,當隨時咽入, 勿吐棄之。
身軀宜中正而不倚,脊梁與尾閭,宜垂直而不偏;但遇開合變化時,有含 胸拔背、沈肩轉腰之活動,初學時節須注意,否則日久難改,必流於板滯, 功夫雖深,難以得以致用矣。
兩臂骨節均須鬆開,肩應下垂,肘應下曲,掌宜微伸,手尖微曲,以意運 臂,以氣貫指,日積月累,內勁通靈,其玄妙自生矣。
兩腿宜分虛實,起落猶似貓行。體重移于左者,則左實,而右腳謂之虛; 移於右者,則右實,而左腳謂之虛。所謂虛者,非空,其勢仍未斷,而留 有伸縮變化之餘意存焉。所謂實者,確實而已,非用勁過分,用力過猛之 謂。故腿曲至垂直爲准,逾此謂之過勁,身軀前撲,即失中正姿勢。
腳掌應分踢腿(譜上左右分腳或寫左右起腳)與蹬腳二式,踢腿時注意腳 尖,蹬腿時則注意全掌,意到而氣到,氣到而勁自到,但腿節均須鬆開平 穩出之。此時最易起強勁,身軀波折而不穩,發腿亦無力矣。
太極拳之程式,先練拳架(屬於徒手),如太極拳、太極長拳;其次單手推挽、 原地推手、活步推手、大捋、三首;再次則器械,如太極劍、太極刀、太極槍 (十三槍)等是也。

練習時間,每日起床後兩遍,若晨起無暇,則睡前兩遍,一日之中,應練七八 次,至少晨昏各一遍。但醉後、飽食後,皆宜避忌。

練習地點,以庭院與廳堂,能通空氣,多光線者爲相宜。忌直射之列風與有陰 濕黴氣之場所,因身體一經運動,呼吸定然深長,故烈風與黴氣,如深入腹中, 有害于肺臟,易致疾病也。練習之服裝,宜寬大之中服短裝與擴頭之布鞋爲相 宜。習練經時,如遇出汗,切忌脫衣裸體,活行冷水楷抹,否則未有不患疾病.

太極推手

太極推手

楊澄甫口述   陳微明筆錄

世間練太極者,亦不在少數。宜知分別純雜,以其味不同也。純粹太極, 其臂如棉裹鐵,柔軟沈重。推手之時,可以分辨。其拿人之時,手極輕而 人不能過。其放人之時,如脫彈丸,迅速乾脆,毫不受力。被跌出者,但 覺一動,並不覺痛,已跌出丈餘矣。其粘人之時,並不抓擒,輕輕粘住, 即如膠而不能脫,使人雙臂酸麻不可耐。此乃真太極也。若用力按人推人, 雖亦可以制人,將人打出。然自己終未免吃力,受者亦覺得甚痛,雖打出 亦不能乾脆。反之,吾欲以力擒制太極能手,則如捕風捉影,處處落空。 又如水上踩葫蘆,終不得力。

太極拳說十要

太極拳說十要
楊澄甫口述 陳微明筆錄
  • 虛靈頂勁 頂勁者,頭容正直,神貫於頂也。不可用力,用力則項強,氣血 不能流通,須有虛靈自然之意。非有虛靈頂勁,則精神不能提起也。
  • 含胸拔背 含胸者,胸略內涵,使氣沈于丹田也。胸忌挺出,挺出則氣擁胸 際,上重下輕,腳跟易於浮起。拔背者,氣貼於背也,能含胸則自能拔背, 能拔背則能力由脊發,所向無敵也。
  • 松腰 腰爲一身之主宰,能松腰然後兩足有力,下盤穩固;虛實變化皆由腰 轉動,故曰:“命意源頭在腰際”,由不得力必於腰腿求之也。
  • 分虛實 太極拳術以分虛實爲第一義,如全身皆坐在右腿,則右腿爲實,左 腿爲虛;全身皆坐在左腿,則左腿爲實,右腿爲虛。虛實能分,而後轉動 輕靈,毫不費力;如不能分,則邁步重滯,自立不穩,而易爲人所牽動。
  • 沈肩墜肘 沈肩者,肩鬆開下垂也。若不能松垂,兩肩端起,則氣亦隨之而 上,全身皆不得力矣。墜肘者,肘往下松垂之意,肘若懸起,則肩不能沈, 放人不遠,近於外家之斷勁矣。
  • 用意不用力 太極拳論雲:此全是用意不用力。練太極拳全身鬆開,不便有 分毫之拙勁,以留滯於筋骨血脈之間以自縛束,然後能輕靈變化,圓轉自 如。或疑不用力何以能長力?蓋人身之有經絡,如地之有溝壑,溝壑不塞 而本行,經絡不閉則氣通。如渾身僵勁滿經絡,氣血停滯,轉動不靈,牽 一發而全身動矣。若不用力而用意,意之所至,氣即至焉,如是氣血流注, 日日貫輸,周流全身,無時停滯。久久練習,則得真正內勁,即太極拳論 中所雲:“極柔軟,然後極堅剛”也。太極拳功夫純熟之人,臂膊如綿裹 鐵,分量極沈;練外家拳者,用力則顯有力,不用力時,則甚輕浮,可見 其力乃外勁浮面之勁也。不用意而用力,最易引動,不足尚也。
  • 上下相隨 上下相隨者,即太極拳論中所雲:其根在腳,發於腿,主宰於腰, 形於手指,由腳而腿而腰,總須完整一氣也。手動、腰動、足動,眼神亦 隨之動,如是方可謂之上幣相隨。有一不動,即散亂也。
  • 內外相合 太極拳所練在神,故雲:“神爲主帥,身爲驅使”。精神能提得 起,自然舉動輕靈。架子不外虛實開合;所謂開者,不但手足開,心意亦 與之俱開,所謂合者,不但手足合,心意亦與之俱合,能內外合爲一氣, 則渾然無間矣。
  • 相連不斷 外家拳術,其勁乃後天之拙勁,故有起有止,有線有斷,舊力巳 盡,新力未生,此時最易爲人所乘。太極拳用意不用力,自始至終,綿綿 不斷,周而復始,迴圈無窮。原論所謂“如長江大河,滔滔不絕”,又日 “運勁如抽絲”,皆言其貫串一氣也。
  • 動中求靜 外家拳術,以跳擲爲能,用盡氣力,故練習之後,無不喘氣者。 太極拳以靜禦動,雖動猶靜,故練架子愈慢愈好。使則呼吸深長,氣沈丹 田,自無血脈憤張之弊。學者細心休會,庶可得其意焉。
Copyright © 2004 WUDANG TAIJI ASSOCIATION (1926) – TAIJI QUAN RESEARCH ASSOCIATION